受虐的妻子【完】(作者:不详)



  过来”低沉而具有穿透力的嗓音发出了命令,“给我趴到床上去。”

  突如其来的话使得刚进到卧房的江未央瞪大了双眼,感到一头雾水,错愕不已“为……为什么?”

  “因为你不守妇道”冰冷的声音萦绕着怒气 .平时那么温和绅士的男人,此时看来却充满了危险。

  “我吗?什么时候,你到底在说什么?”被冠以莫名其妙的罪名。未央更是懵了。甚至都不知道自己目前的处境有多么的危险。

  男人一把抓住了他的手,狠狠地把他甩在了床上。

  “什么时候?看来你的记忆力不怎么好啊。”用手支在床上,男人把未央困在自己与床之间,凝视着他纯洁又无辜的眼睛,微微扬起了嘴角(猪猪:真是难以言喻的性感哦~~我已经看得懵了,众人:你怎么看到的?有真人表演吗?猪猪:全凭想象,呵呵。众人:晕)“刚才在街上的时候,你不是还和一个男人有说有笑的吗?他的手还放在你的肩膀对你又搂又抱的。你们很亲热嘛,我不是说过不要和其他男人有任何的身体接触吗?可你却全听进去是吧?”

  男人近在咫尺的脸让未央有些紧张,吹在脸上的热气也让他更加不安。“你是说翔吗?他是我最好的朋友,我们从小就象兄弟一样,至于他手搭在肩上,那个没什么吧,我们一直都那样。”

  “一直吗,”眯起的双眼让男人显的更加邪魅,如同野兽盯着猎物一样。“你跟那个翔这么好吗?你知道那种动作在欧洲意味着什么吗?”

  “可是这里是中国,不是……”还没说完,未央便被商了一个结结实实的耳光,“叭”的一声很响亮摸着被打红的脸,未央又委屈又气愤:“你……你凭什么打我?”

  男人用力捏住他的下巴,深深的望着他一字一句地说道:“就凭你是我老婆。”

  说起来,我们的未央也决非柔弱。18岁,1.78米的身高,66公斤。还是学校足球队的主力,并不是手无附鸡之力的男生,可碰到他这个所谓的“仗夫”他就只有被动挨打的份了。凯文(中文名叫岑凯)这个有着贵族血统的中英混血儿身高1.87米,身体强健有力,从小接受的是英才教育,牛津大学毕业,在英国皇家空军服役是,短短两年便当上了少校,可谓是文武双全。如今更是继承了他家庞大的产业,当上跨国公司亚洲地区的总裁,年仅27.真是少年得志,天之骄子 .至于他们 的婚姻在此不做细谈(别打偶呀,这是篇幅的原因。不是俺要偷懒)总之,我们这位还在T大上大一的长象普通家世也普通的男生被迫嫁给了这个表里不一的恶魔接下来,男人已吻住了他的唇,与其说是吻,不如说是啃咬来得恰当,像是惩罚他的不忠,粗暴而疯狂。

  男人身下的未央已经快被吻得窒息了,脸色却越发显得潮红而诱人,身体也微微有了反应。

  终于结束了这个似乎持续了半个世纪的激吻,可未央还没来得及放松身子,便觉胸前一凉,衬衣的扣子全被扯开了,刚要推开男人,恶魔就以快的惊人的速度利落地把未央的裤子褪到了脚踝处(军人风范)这样的刺激使得未央本能的开始反抗,“放开我,放开我!”双手推拒胸前的男人,双腿也不停地蹬踢,眼中流露出惊慌的神色。这也难怪,未央从未他如此暴戾的一面,婚后的一个月里男人虽算不上温柔,但也并不粗暴,还没有象这样失控过。男人冰冷的眼眸中出现的一丝狂乱,让未央前所未有的恐惧,“你快放开我!”慌乱的挣扎中不小心撞到了男人的那里,这下子更是火上加油,雪上加霜了。又是一个响亮的耳光。打得未央快流出眼泪来了,“既然嫁进我岑家,就要守我岑家的规矩。不听话的妻子就得受罚,你这小荡妇在外面勾三搭四的,还敢反抗,你再给我乱动一次看看。”刚想反驳,可抬起头便看到那双冰蓝色的眼瞳已浸成了宝蓝色,深邃冷鸷,让人不寒而栗,看得未央都忘记了反抗,征在那里。

  这时男人已经解下未央胸前的领带,然后熟练的他未央的双手绑了起来。

  当未央意识到的时候,双手已经无法挣脱禁锢了,强烈的紧张感是他不禁问到:“你……你……到底要干什么?”(还要问,难道还不明白吗,小央!)“你知道英国人是怎么管教老婆的吗?你这不听话的小东西”男人抬起身子,居高临下的看着床上的未央,缓慢的抽出了腰间的皮带,在床沿上甩了一鞭。

  虽然我们迟钝的未央意识到了危机,可偏偏嘴给身子惹祸“谁是你老婆。你手自以为是了,我又不是自愿的”说完便要起身而逃,但还没站稳,就又被狠狠推倒在床。

  未央的话可是戳到了男人的痛处,本来以他的条件什么样的女人娶不呢,就算是男人也能找到一个如花似玉的美人啊。可喜欢上未央是他自己也不明白的事,本就觉得自己已经是屈尊降贵了,未央本该受宠若惊,本该更加爱他,本该对他惟命是从才对啊,可未央那不情不愿的样子,甚至是对他的厌恶,无不令他那高傲的自尊受到了损害,本来以为只要把他娶进门,他就会慢慢爱上自己,但事情却事与愿违,他的心却越来越远。

  这种不安与不甘让男人变得暴躁起来:“你说什么,你不是自愿的??哼,好,好啊,你有胆,我岑凯想要的人还没有得不到的呢,他们哪一个不是乖乖的送上门来,自动地张开双腿。偏偏你这样的货色也敢在我面前拿乔。”男人怒极反笑,突然用手抓住未央胸前的粉红,邪恶地挑逗他,揉、捏、搓 捻,手法高超,没有几下已经让未央喘息加重,下身鼓胀了,婚后不过才有两次真正的性爱的江未央,身子还青涩的很,哪受的了这样的刺激呢。于是拼命扭动身体想逃里魔掌。

  男人却又立时在他已经被撮弄得红忡的乳首用力上一拧,使得未央头皮发麻,险些就一泻千里了,躺在床上,身子轻颤半点力气也没有了。

  “不是很爽吗?还说什么不想做我老婆,看看你这里都已经这样了,说着便把未央的白色底裤也褪到了脚踝,那底裤已经湿成了一片,分身也痛苦的昂扬着,似乎要寻求解脱。

  “明明是那么淫荡的身体,很装什么高贵,”恶魔以邪拧而轻蔑的目光注释着床上痛苦的未央,用嘴在他的昂扬上吹了一口气,未央不由的身子一颤,他的反应让恶魔很满意呢,又吹了几口此时未央的样子真是要多诱人有多诱人,双手被领带绑着躺在床上,身上只有一件敞开的白衬衣,裤子和底裤都被褪到了脚踝,双目迷离,双颊红润,双腿微颤,分身更是梨花带雨,甚是惹人怜爱。任何一个男人见到此时的未央都不会放过,更何况眼前的这个恶魔。

  这样的摸样更加激起了男人的施虐欲,“你不想做我的老婆,你还想做谁的老婆,是那个翔吗,?”越说越气,随手一鞭就抽在未央的双腿上。未央的昂扬本就已经饱满欲滴,此时这一刺激真让他得到了解脱“啊”的一声随着一团白浊物的射出,未央全身一震,躺倒在床上不停的喘息着“你这淫贱的小荡妇 ,这样都能射吗?告诉我谁是你的丈夫啊?你跟那个翔是什么关系?他有没有上过你啊?”虽然男人非常清楚他的小妻子是不可能被别的男人上过的,但还是故意羞辱他未央刚刚恢复一点神志就听他这么问话,非常生气:“不许你侮辱我们之间的关系,他是我最好的朋友,才不象你想的这样龌龊。”(口不择言的后果是很可怕的,小央,你要小心哦~)男人脸变的更加阴沉可怕,抓住未央的双手,将他翻转过去,摆成跪趴的姿势。这样他的弱点就完全暴露在男人面前了,男人伸出手抚摩着未央圆润结实的臀部,扬声到:“龌龊?我就让你知道什么是龌龊?”说着就扬起皮带,抽在未央细嫩的屁股上,白嫩的屁股立刻多了一道红痕,吃痛的未央想要翻转身体,怎奈恶魔早有准备,一手按着他的脖子,一手扬鞭抽打。未央双手被缚,根本动弹不得,其实不停扭动臀部也逃不开鞭打,只有人任他雪白细嫩的屁股遭强人蹂躏。

  男人毫不留情,一鞭又一鞭,不一会就把未央的屁股打得红白交错,可怜的未央开始还咬牙忍着,可越来越钻心的疼痛让他在也控制不住,发出破碎的叫喊:“啊,啊……啊”

  “知道错了吗?”男人用恶劣的语气问到。未央眼含热泪,倔强地不肯回答。“还不认错是不是?那好,我也没必要那么怜惜你喽。”说着男人手上的皮带不知何时换成了SM专用的滕鞭,不粗不细,漆黑的色泽散发着幽光,一看便知是普通的商店里买不到的上等货。

  轻轻的一下鞭打,就换来未央更响亮的叫喊声,可见这痛苦远胜皮带,所到之处还渗出微微血丝。不仅如此,比起皮带来,柔软的藤鞭更加灵活,可以从各个角度抽打,即使是股沟和大腿内侧也能被照顾到男人坏心地从各种刁钻的角度抽打,尤其是敏感的地带,看似轻柔的动作,实则是阴险的圈套。未央的屁股已经是鞭痕累累,血迹涔涔了,难耐的抖动着,就连那紧实粉红的小穴也颤巍巍地收缩着,从后面看起来可爱至极,想并拢双腿在男人的阻挠下仍然大大地张开着。男人那时轻,时重,时快,时慢的动作引得未央的身体升起了一种异样的感觉,那已不单单是痛苦了,还有一种说不清的快感,这显然让未央更加慌乱,他已经感到自己的分身在男人的蹂躏下又要勃起了。不禁羞得满脸通红,恨不得钻进地洞里。

  “啊~~啊~~恩 ”未央痛苦的叫喊中不自觉的揉进了情欲“你还真是淫荡啊,你好象是很喜欢我这样对你啊,平时不是装得很纯情吗?怎么到了床上就变得跟个妓女一样了,恩?是不是人尽可夫啊?是不是每天都想着怎么找男人啊,是不是啊?”男人露出恶魔般的微笑,未央的反映在他的意料之中未央又痛又气又羞,还不知怎样反驳,只是拼命的摇着头,要说什么,又说不出,全身都涨的通红,眼泪都要流出来了。

  可男人并没打算就这样放过他,将他的身子扳过来形成仰躺的姿势,把下身的衣物尽去,只留一双白色的袜子,把他的腿拉到极限分别绑到床柱的两头,屁股高高抬起,就连小穴都被拉扯着,盛放在男人眼前。未央使不出什么力气,屁股又痛的厉害,只好将眼睛闭上,默默的忍受着,可男人那淫邪而灼热的视线终究还是让他流下了羞愤的眼泪异物突然入侵的不适感,让未央警觉的整开了双眼,只见男人正在用一根手指戳进自己的菊花穴内揉搓,不止如此他的手上还沾有一些膏体。立刻明白了他的意图的未央想起了初夜那撕心裂肺的疼痛,再也忍受不住:“不要,不要,我不要,不要那样。”害怕地扭动着身躯,小小声地向男人恳求着:“不要啊,不要那样做,不要。”

  优雅的笑着,男人并没有因为他的楚楚可怜而动容:“你放心好了,我是不会进去的,除非你求我。”

  未央有些不解,他不做吗,那为什么要图上膏体呢。迷惑的看着男人,男人只是抱以蕴涵深意的眼神。

  刚刚放松一点的未央,马上就明白了,男人的话里的深意,因为他已经感觉到后穴上那犹如千万只蚂蚁在爬的瘙痒和灼热。

  “放开我,你放了什么,好难受,放开我。恩~~”可未央无论怎样狂烈的挣扎,双腿依然牢牢的被绑在床柱上。

  男人慢慢的用藤鞭划过未央的分身,未央就扭动的更加厉害:“啊,别,别碰,恩~”

  “好,乖,我不碰你,不过你得先把这个吞下去。”

  看到男人手中的震荡器,未央几乎要晕过去了,虽然已经比凯文的真身小了许多,可是未央只有两次经验的小穴依然承受不起。

  “来,宝贝儿,把身体放松,不然会受伤啊。”温柔的哄着,男人的目光此时如同天使一般“不……不要。会痛的,不要,不要这样对我。”不安让他浑身紧蹦,那是他不愿回想梦魇“别害怕,乖一点,不会痛的,我知道你的菊花穴比一般人要小,所以还特意挑了一个小号的,我可是很温柔的男人呢。”(猪猪:鬼才相信)“不,会痛,会痛的,我不要,呜~恩~”

  “不放进去你会受不了的啊,宝贝儿,刚才我在你体内抹的‘乱花’可是种非常强烈的媚药啊。”

  未央确实已经酸痒的不行了,而且再怎么多说男人也不会改变主意,索性闭上嘴,躺在床上粗重的喘息着男人开始拍打未央的红仲臀部帮他放松,“呜~~~不,好痛,别”未央痛苦的发出呜咽。

  下一步,男人又将手指放进未央粉嫩的小穴,玩弄着他的内壁,进进出出地抽送、旋转,男人的手指很长,可以进到很深的地方探索“呜~~,恩~,恩~”手指的刺激在加上媚药的作用未央已经语不成句了,他的分身更加的涨大,他的小穴非常激烈的张合着,就象婴儿渴求着奶水一样,有一种震颤人心的淫霏的美丽“你知道你的小穴有多么不知羞耻吗?”男人手指用力地戳未央的穴口,未央反射性的紧缩着,“一张一合的引诱着我,好象在邀请我快点进去一样,只要我要抽离它,它就紧紧的吸住我,不让我走啊,你真是个天生的荡妇,但也只能是我一个人的荡妇,明白吗?”说着又一次用力戳进小穴“啊~~恩~`恩~~”未央现在已经思维涣散了,根本听不清他的话了男人已手指增加到了三根,在这样的刺激下,未央那勃起了很久分身又一次射了,精液润滑了洞口。

  抽插了一会,男人就抽出了手指:“好了,宝贝儿,我要把这个放了进去了,别哭鼻子哦”说着就把震荡器狠狠插进未央的小穴中。

  “啊~~~~,求求你,放过我,我不要,不要这样,求求你”异常的疼痛让已处于迷离状态的未央又一次流下眼泪,放弃了尊严,哀声求他其实,放进震荡器只会让未央更痒,更难受。

  “求求你,放开我吧,我好难受,我真的受不了了。”即使这样的哭求,男人也照样没有动心反而把坐到大床旁边的豪华靠椅上,端起一杯殷红的葡萄酒,象欣赏艺术品一样悠闲的看着,未央那插着震荡器的小穴上还流着许多精液,布满鞭痕的屁股也红的诱人。(有定力,竟然没有扑上去,呵呵)者恶魔还要求未央一定要看着他,不准看其他地方或者闭上眼,否则就又是一顿鞭打“在想谁呢 ,是不是那些上过你的男人啊,一定有那个叫翔的吧,他和你一起那么久会没对你起邪念,哼,可别把这个震荡器想成你的奸夫”

  就这样未央忍受着身体和精神的双重折磨,持续了整整一个小时,在次期间,未央又高潮了一次。

  男人终于拔出了震荡器,把他的双腿从床柱上解下来,但手上的束缚依然没有祛除。好不容易才稍稍自由,未央赶忙把一直吊扯着的双腿缩到胸前,脚踝处由于刚才激烈的留下了深深的痕迹,在雪白的肌肤上触目惊心。颤抖着蜷缩着身体,双手上还绑着领带,敞开的衬衣,胸前、腹部、分身及小穴上沾满了精液。眼神凄楚而迷离。审视着床上的尤物,男人血脉喷张的思忖着,这是他的老婆,是他的新娘,是只属于他一个人,他决不允许其他男人碰他,占有他,甚至看他都不行,未央啊,未央,你这辈子也别想逃,你是我的,一生都是。

  未央那里由于乱花的药性一点都没减,加上男人刚刚拔出了震荡器,后更为空虚酸痒了,又不能用手去摸 ,未央难受得只有在床上挪动臀部去蹭,但这样似乎也得不到什么效果,毫无办法的未央嘤嘤哭泣出声。身体的酸痛他可以不管,屁股的红肿他可以不顾,但是这中麻痒,他已经无法忍受了。
本主题由 mmcwan21 于 2015-2-11 17:40 关闭
西西人体 桃色网 哥也色 三级片 成人网 性爱图 插插网 哥哥去